什锦什锦

【2017叶乔24h/7:29】浇水的人

超级渣的文_|\○_

叶修是一棵小小的含羞草,生长在野外,和其他含羞草一样的。可意外的每天都有人给他浇水,还陪他说话。
那个人很温柔,每天都来,每次都拿着一个绿色水壶,那个人一边慢慢给他浇水,一边跟他说着话。

“野外原来也有含羞草啊。”一个穿着浅绿色大衣的男孩惊奇的看着他,眼里有着光,这是叶修第一次看见乔一帆的时候,从这时侯起,叶修拥有一个陪他的人,陪他一生的人。
“我有个朋友,他人很好的,如果我不能来给你浇水了,我一定会拜托他来给你浇水的,肯定不会让你一个人的。”乔一帆拿着水壶,一边慢悠悠给他浇水,一边跟他说着话,叶修摆了摆叶子,表示自己把这话记在心里了,“说好了,拉钩。”叶修悄悄的在心里说了一句。
“今天的训练又失误了,导师有点生气,来晚了,不过今天食堂早餐终于没有豆汁了。今天的夕阳好漂亮啊。”乔一帆戴了一条黑白格子的围巾,坐在叶修边上,望着天边的那一片光辉。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今天的乔一帆还是一样的好。叶修想。
“今天我们去上次说的塔了,真的好黑啊,不过好像没有他们说的那么恐怖,如果你能和我一起去就好了。”叶修听了只是挥了挥叶子,并不想说什么,“过一段时间,我就能和你一起去了。”叶修想说。
“这次又失误了,我大概是不适合在微草吧。”乔一帆这次意外的消沉,他失落的坐在叶修旁,发丝遮住了他的双眼,只看得见他颤抖的肩膀。叶修的心里有些痛,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喜欢乔一帆哭泣的样子,那样的话,他会心疼。
乔一帆还是会每天来,只不过总有几天,乔一帆会很晚才来,带着疲倦和一丝的悲伤。
乔一帆还是会给他讲各种各样的事,可讲到最后,叶修觉得最可怕的是乔一帆不能给他浇水的这件事。
乔一帆每天还是会对他温柔的笑着,可叶修还是能从中看出那一点点,无法隐藏的悲伤,带着一丝绝望,像溺水去无人可救的人。
叶修并不喜欢这样的乔一帆,他想让他永远像初见时那样,温柔的笑颜,眼里带着像北极星的光。叶修喜欢这样的乔一帆,是乔一帆的乔一帆,温柔又耀眼的乔一帆。

乔一帆每次都会给叶修多浇一点点水,因为听他的导师说,植物要很多水分才会成活,长得漂漂亮亮的。乔一帆希望他的小叶子长得漂漂亮亮,是的,他还给这棵小小的含羞草取了个名字,叫小叶子,乔一帆很喜欢他的小叶子,所以每次才会多浇一点点水的。

乔一帆最开始来到这里其实是因为这里能看到很美的夕阳,却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了含羞草。
乔一帆轻轻的用指尖触碰含羞草的叶子,看着含羞草慢慢的合拢叶子,感觉很奇妙,一种说不出来的奇妙。
“野外原来也有含羞草啊。”
从那以后,乔一帆每天都会来给叶修浇水,

有一天,乔一帆没有来给叶修浇水。
叶修等啊等,等了很久,从太阳升起,等到太阳落下,夜空布满了星星,乔一帆还是没有来给他浇水。
叶修望了望每次乔一帆来的方向,决定自己去看看,他尝试变成了人的模样,(请不要在意这个时候他穿了衣服没有。)躲在一棵大树后面,顺着乔一帆来的小路走。
叶修来到了一栋房子前,这好像就是他听乔一帆说的微草中学,叶修也没办法确定。
可叶修心里才不会想那么多,他现在只想找到他的乔一帆,问他,为什么不来给他浇水了,是不是不喜欢他了。
叶修悄悄的从后墙翻进了那座大房子。
叶修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找,悄悄地找,终于在最后的一间屋子找到了他心心念念的乔一帆。
叶修坐在窗台上,看着眼前楞楞的乔一帆,问:“为什么你不来给我浇水了?你不喜欢我了吗?”还有些委屈。
乔一帆看着叶修,好半天才冒出一句:“你是谁?”叶修才想起来他认得乔一帆,但乔一帆只认识含羞草时候的他。
叶修撇撇嘴:“小叶子。”似乎有些嫌弃这个称呼。乔一帆这才明白:“你是小叶子?!”乔一帆有些惊讶,“对啊,我是小叶子。除了我还有谁能让你浇水啊。”乔一帆缓过神来,“为什么说你让我浇水?”叶修皱皱眉说:“他们怕被你用水给淹死了。”乔一帆有点不好意思了,耳朵尖都红了。
叶修跳下窗台,走到乔一帆面前继续问道“为什么不来给我浇水了?不喜欢我了吗?”
乔一帆情绪有些低落:“这次的刺客考核又没过,老师不让我出去。不是不喜欢你了。我很喜欢你”
房间里的气氛忽然有些尴尬,沉默了许久。
“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差。”乔一帆呆呆的盯着地板,问叶修。
叶修走上去抱住了乔一帆说:“你是全世界最好的了。”

很久很久以后,乔一帆突然问叶修,你当时是怎么听懂我说的话的?叶修揽住乔一帆,把他的头靠在自己心脏的位置:“他说因为爱你啊。”

叶修其实并不是一开始就能听懂乔一帆说的话,而是在一段时间以后的,在他问过他边上这棵比他早听懂人话的满天星过后才知道自己这叫成精。
乔一帆:说好的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呢?
——end——

感谢很烂还看完了的你♡

评论(11)

热度(56)